深圳康艺电子有限公司

深圳市康艺电子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想实连接产品与市场,引导客户需求,创造"芯"型科技。
骇人伤痕揭示的可怕历史:北京猿人遭入侵,沦为食物还被灭绝
发布时间:2020-04-07 18:20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这段历史发生在人类起源那会儿,如今,人类学中有这样一种说法:全世界的人类祖先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乍一听这话可能有点扯,况且咱们扳着手指头数一数:北京有周口店猿人,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北京人”;浙江那边有河姆渡猿人,陕西有半坡猿人,这些文明哪一个不是史料确凿证据充分,中国人为啥不能认中国猿人作为先祖?

其实,专家之所以这样考虑,其实是基于一个非常容易理解的客观事实。就拿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同为犬科,狗和狼就能衍生后代,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而理论上也能够如此的狐狸却却不行——二者即便是生出后代,这些崽子是没办法繁衍出下一代的。类似的还有狮子和老虎的后代狮虎、马和驴的后代骡子等,这说明即便这些动物外形看起来相似,基因上也有很多的共同之处,彼此为同一种动物下的亚种,但它们之间还是存在着实质性差别的,这种情况便是“生殖隔离”。

历史上,不少科学家也曾经做过非常重口味的尝试,想尽一切办法来培养“新物种”。20世纪20年代,苏联有位名叫伊利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的学术大佬,据说通过生拉硬拽的方式硬是“造出”了“斑马驴”这种别扭的物种。要知道,严格地说,如今咱们熟悉的家驴跟斑马根本就不算同一个种。更丧心病狂的是,获得成功的伊万诺夫居然想把黑猩猩和人类撮合成一对,不过也幸好,他始终没有成功。这反倒证明了一个事实:别看猴子猩猩在某些方面跟人确实挺像,但人和其他灵长目动物间不但存在生殖隔离,且这隔离还不是一般的强烈。

我们回到正题,专家把这一问题搬到了人自己身上:全世界有四大人种,若要细分,各大人种之下的“亚种”数都数不清,就连地盘稍大点的国家,东西南北的人都能分出好几种来,那么,为啥人类之间一点儿生殖隔离的现象都不存在呢?难道仅仅因为是经过漫长的发展,世界各地的人种真正实现了大融合,即便是之前存在生殖隔离,后来也渐渐打破了?

学界对此有许多猜想,但其中有种看起来十分靠谱的解读令人倍感惊悚,而其关键线索恰恰出自于北京人身上。

原来,当那颗著名的“北京人头骨”于1929年出土后,有确凿资料可循的人类历史一下子被推到了70万年以前。要知道,在此之前,学界主流认为人类历史只有不到1万年。然而,当时主持对北京人研究工作的德国考古学家弗兰茨·魏登瑞希,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魏敦瑞,提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正常人有一个脑袋,胳膊加腿却有4条;若要这样算,头骨跟四肢骨的比例应该在1:4左右。然而,考古工作者出土的两种骨骼比例却远远低于这个数。

魏敦瑞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些猜测:要么是工作人员粗心大意,只把头骨带回来,却忽视了手臂骨和腿骨;要么就是历经沧海桑田,比较长的手臂骨和腿骨被大水冲走,圆溜溜的头骨得以保存;或是有野兽把其他骨头当成食物损毁了,唯独不太好下嘴的头骨幸免于难。这些猜测听起来都不算太靠谱,除了这些之外,魏敦瑞还有一种可怕的假设:头骨数量多得不同寻常,这种情况的出现是人为的,因为这些死去的北京猿人被当成了食物,“敌人”将它们的头骨(有可能连同一部分躯干)当成战利品或是存粮带了回去。

这种说法乍一看很吓人,令人背后发凉,它却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考古工作者在许多头骨化石上发现了明显的石器击打的伤痕,这些痕迹极深,有的头骨的眉骨位置被直接击穿,有的是后脑部位被砸裂;比较夸张的则是整块面部部分被砸得稀巴烂,导致这部分头骨的面部一团模糊,连基本轮廓都看不出来了。且不说茹毛饮血的几十万年前,就在当下,世界一些偏僻的、尚未开化的角落里尚有食人族。基于魏敦瑞的这种假设,当年北京猿人很可能是被当成了猎物;有猎物必有猎手,对手还必须是跟北京人一样会使用石器的猿人,考虑来研究去,可能性几乎只有一个——北京人遭遇了智人。

智人分为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一听这名字好像就比较聪明,事实也的确如此。学者对现存智人头骨化石研究后发现,早期智人时代,脑容量大便已经成了它们的显著标志之一。通常情况下,脑容量大小代表大脑发达程度,咱们现代人的脑容量能达到1500毫升甚至更多;灵长目动物的脑容量通常不超过500毫升;类似于北京人、爪哇猿人的直立猿人,脑容量在800~1000毫升之间,至于那些看起来威风凛凛的野兽就更不用提了,大型猫科动物中脑容量最大的成年雄虎,脑容量也才只有300毫升左右。

可以说,从大约20万年之前,智人就渐渐从同时期的物种中脱颖而出。他们娴熟地制作并使用工具,以团队的形式群体捕猎,甚至形成了早期的人类社会。实际上,历史上的智人也是残酷的捕杀者,它们所到之处几乎可以用“毁灭”来形容。在智人于距今4.5万年左右抵达澳洲之前,澳洲遍地都是古巨蜥、袋狼、古袋鼠等。很快,智人也拿下了澳洲,并顺便把其动物的24个属灭掉了23个。类似的是,距今约1.2万年前,智人跨越白令海峡到达美洲,那会儿,美洲大陆仍被巨型哺乳动物统治;没过多久,美洲原有的生态链被彻底摧毁,其中北美生物的47个属被灭掉了34个。坊间又这样的说法:智人从崛起开始,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物种都虐了个遍,灭绝的所有物种中,有90%是栽到了智人手中。虽然这种说法不一定确凿,但智人的破坏力可见一斑。

把布满恐怖伤痕的北京人头骨、全人类之间不存在生殖隔离以及智人强悍的迁徙能力与可怕的破坏力等等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咱们很容易拼凑出这样一段残酷历史:大约从距今25万年以前,智人走出了非洲,它们一边走一边征服肉眼所见的一切,最终布满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有一部分智人来到了如今中国的北方,他们同本地“土著”北京猿人为生存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斗争。显然,进化更胜一筹的智人战胜了对方,它们把北京猿人当成猎物,这也造成了北京人在距今约20万年前的消亡;而“入乡随俗”的这部分智人的骨骼化石也被后来的考古学家发现,它们遂被称为“山顶洞人”。

以此为例,智人在各个大陆上都取得了统治权,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地的智人就此繁衍生息,在当地环境的影响下而不断进化,最终形成了外表各异的世界四大人种;至于为啥人类之间不存在生殖隔离?原因很简单:别看不同的人种模样差距不小,其实压根就是同一个物种;也因此有许多学者笃信,智人(更具体地讲是HOMO SAPIENS智人)是人属之下17个种中唯一延存至今的一种。

这段历史到这里就讲完了,当然了,去年发生的事情,翻过一年人们可能就会忘干净,更别说发生在几十万年以前、资料还极其有限的远古历史了。科学还在发展,研究仍在继续,“人类共同起源于非洲”,这样的假设也许随时都可能被新的发现而颠覆。不过,从北京猿人的消亡史和种种诡谲的线索来看,人类的进化绝非课本上讲得那样“顺理成章”。正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从猿到人的过程其实也是血腥残酷的,甚至比后来的战争更甚。在险恶的环境下,越是狠的越能站稳;从这个角度考虑,人类发展成如今这种高度是历史的偶然,却也同时是一种必然。

关注我们: 深圳康艺电子有限公司
Copyright © 深圳康艺电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友情链接:电子烟厂家 天麻 电子烟加盟 三七粉的作用与功效 电子烟代工 氨糖 电子烟代理 nmn 杭州网站建设